暴君的宠妃
首页 > 正文

暴君的宠妃 一位男士的忠告:身上有这些“味道”的女人,宁可单身也别招惹

混在社区“最美乡村行”自驾采风队伍中,我成了自己家乡的观光客了。 活动的组织者是耒阳社区的老麦,带个老字,其实不老,很年轻,很有活力。大概这种活动已组织过不少,驾轻就熟,稀松平常,虽是第一次见,但其说话随和,我也少了游离之感。 同行者有二十多人,据说时光清浅,许岁月安然 作者|枫林秋水 静静的安然在夏天的时光,任季节柔暖的清风,轻轻地抚过眉间心上。馨香的安暖,便会不由自主的依着那些缱绻的时日,绕我而行。 许我一份柔软,将灵魂深处的轻藏,植在每一次季节辗转的轮回里,纯情相依,静候花开;许我一颗纯真的换了新的岗位,首先要学会并适应的,就是新的岗位环境,然后才是想方设法该如何干好工作,最起码是该保护好自己,同时不损害厂方的利益。话虽这样说,且说得娓娓动听,但做起来真的是很难,做得好就更难了。为此,我始终在学,却怎么学也很难照顾到一举两得,索性顺其暴君的宠妃人生没有完美,生活也没有完美,遗憾和残缺始终都会存在。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精心为您整理的值得深思的哲理散文,希望您喜欢! 值得深思的哲理散文一:遗憾是一朵绚烂的花 时间顺流而下,人生逆水行舟。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但是我们如果能正确地运用它,一次足矣。内容

暴君的宠妃在我老家的老屋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槐树,另一棵也是槐树。从我记事起,这两棵槐树就很高、很粗了,不知已生长了多少年,也不知它们的来历。后来才知道,东面的那棵槐树是我家的,西面的那棵是堂伯家的。两棵槐树并排生长着,一如兄弟、姊妹、夫妻般亲密,深在地下的留恋土地,怀念耕种岁月 李自立 提起“土地”一词,只要生活在地球空间的每一位,不管是凡夫俗子,还是达官贵人,不管是祖祖辈辈的城里市民,还是世代耕耘在这片土地上农夫庶民,人人对土地,心里都怀着无限感激之情,甚至有的诗人墨客,直接称呼土地“母亲”。我也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新,位于中国西北边陲,首府乌鲁木齐,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也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总面积六分之一。下面是美文網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新疆的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有关新疆的散文随笔欣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擦肩而过是一种缘。 相逢一笑是一种缘。 一个跳转的身形,一个注视的回眸,一个浅浅的微笑,甚至是一次会心的牵手。 都是一种缘。 最难割舍的是情,最难逃避的是缘。 有情不一定牵手。 有缘则注定一生,会伴随着魂牵梦绕的牵绊。 季节的桥头,如果走过奈何桥,不饮孟婆汤,愿只愿,来生的相遇,来续写今生的初见。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精心为您整理的关于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散文,希望您喜欢! 关于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散文一: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懵懵懂懂的遇见,是一树花开的惊艳,多少还记得小学时站在乡村学校的简陋舞台上,穿着花布衣服,衣服前襟撩起兜着好几盒火柴,和安徒生笔下小女孩一样瘦小的我,向着台下的师生讲述卖火柴小女孩悲惨的故事。 自我感觉极字正腔圆,因为那是学校普通话说得最好的一位老师一句一句辅导了好几天的结果。几十年过去暴君的宠妃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