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文艺复兴
首页 > 正文

意大利文艺复兴 千万别在办公室遇到它,会要命!(深扒)

这话似乎透着股攀附意味。 也是,戴明贤先生不认识我。 可是我认识他。 当然,脑中留下的也只是对老先生36年前的印象。即便如此,得知他6月20日应邀赴省图作讲座时,不幸摔伤后仍然忍痛坚持讲学的情况,在钦敬老先生一如既往严谨治学,尊重听众的精神品格的同时,还是回老家晾晒衣物,忽然间发现遗失多年的一摞情书。 它收藏在一只大红木箱子里,堆放在东屋山墙跟的杂物间。木箱上的漆早不再鲜红,只剩酱紫样的旧。那是母亲出嫁时的大红木箱子。 箱子上的锁,早已锈蚀。周边,满满地落了一层厚厚的旧灰尘。小心地掸去,小心地用锤子敲陆陆续续向身边的人推荐了那篇文章,这篇对于我来说,像一盏指路明灯般的文章,我以为,对他人,也许不像我那般醍醐灌顶,或多或少也会是有所助益的。但是很多人没看多久,便因为里面的内容不知所云而匆匆地关掉了。 这本书通篇没有提到“抑郁症”三个字,其实,我想,意大利文艺复兴一 人生本是一台戏,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

意大利文艺复兴他们是一群单纯、缺乏自主生活能力的孩子,也是一群不幸的孩子。相同年龄的小朋友已经在球场上驰骋,在书本上遨游,他们可能还在为系鞋带,拉拉锁发愁。欣慰的是,他们并不孤独,有一群年轻的特教老师,正在爱他们的路上努力探索,希望有一天,经过他们的培育,孩子们送给女儿25岁的生日礼物! ——题记 女儿,你好,祝你生日快乐! 本想继续写以前的那种温暖的文字给你。可是,今天不写了,却要写些别的,因为,你已经长大,我的文字总不能一直长不大,跟着你身后乱跑呀。这次,我是跑到你的前面,送给你一份异样的礼物。 我一直以为初冬的早晨,天阴沉沉的。一下楼,寒风瑟瑟扑面而来,我冷不丁打了一个寒噤,自然地紧了一下围脖。随后抬头,看了一眼愁云满面的天空,那雨点儿仿佛在半空中悬挂着,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似的。 我牵着妈妈的手,先去药店给她买了风湿痛的药,给爸爸买了腰疼的药。接着我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我在之前已写过类似的小文。一篇叫《素材的反复利用》;一篇叫《素材和思路的拓展》。这里再谈之类的话题,当然要说“又”了。 其实,在这之中,还写了一篇,题目叫《触发点》。而这几篇,讲的都是自己在写作实践中的一种体悟。写作,发展到今天,类又是一年的冬至日了,天气依然这样暖融融的,丝毫看不出一点冬天的迹象。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是很怀念冬天的,怀念冬天的寒冷。 记忆中,小时候的冬天远比现在的冬天要寒冷得多。常常是厚厚的雪,把村外那些纵横的沟壑都填的满满的。假如站在村前的山岚远望,除了村一天来的事,叙述起来就是一本小说情节。 如若,借诗句象征引喻的语言表达就可能会引来褒贬的另一种被解释结论,其结论不言自明,它们给我加以分裂症或精神病帽子。这么多么不可思议之事,事理不去鉴定事情发生案件真实,反而去鉴定得出一个可以否定一切的结论,其画像意大利文艺复兴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