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世的猫
首页 > 正文

苏黎世的猫 行走单位,这几件事我建议你不要信

异地求学,习惯了选择一趟恰好早上到达的火车,因为太明白,如果到的太晚或者太早,我,只能在夜空的黑色下,在嘈杂的声音里,分分秒秒的去等天亮,游离在火车站。 在这里,我只是我,但是自由,没有过往,有的都是现在。习惯了一个人散步在操场,习惯了一个人走长长的一直觉得初恋是最纯真、最唯美的童话,而隔云端这三个字,又道出了它的遥不可及和落寞。 我想,每个人在青春最美好的年华里,都曾全心地迷恋过一个人。而我也不例外,从高中到大学,这七年的时间里,很认真地喜欢过一个男孩。 他叫于逸,有着一张纯净的脸,笑起来时嘴人生的选择 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6.12.26 有时,不能不这样地说:人生就是一种选择。如果说,人生如梦如花,那么,选择就是握着梦的手,捧着花的束。只有选择对了、准了,你又去伸手了,去握住了,去抓紧了,机会就是摆渡河岸的船票,是候车站的苏黎世的猫昨天刚下乡回到办公室,小杜妹妹就转给我一张王光辉老师送来的请柬。打开一看,原来是音乐协会和民乐学会准备举办一

苏黎世的猫今冬应是又和雪无缘了!梦雪千回,可终究还是不能如愿! 每逢冬日,总期盼一场雪。小雪即可,柔柔细细,随风飘落。它如同长了翅膀的精灵,灵巧的亭立在窗前,缠绕在枝丫,依偎在残破的荷叶上,如薄薄的一层棉,互相呢喃着! 雪落是极美的。透过雾气的玻璃窗望着檐角枯一记秋韵时光,心落沉香,墨染秋华,爱与梦挽手成歌,秋风能解意,读懂岁月的温情 这个秋水与长天相逢的季节,千般诗意婉转低回,澄澈一份最初的清美。眉间落花深,心绪轻若羽,写下一个被风拂过的名字,生动,清脆,摇响岁月窗前的风铃。水流风歌,花谢悠然,只为那含我是个惧怕寒冷的人,对冬日里的精灵雪花,却极其地喜爱。生活在豫北小城的我,每一年的冬天,都在殷切的等待中与一场场雪事,温柔相对,欣喜重逢。 立冬了,窗外急急的雨声用它的薄寒告诉我,四季的舞台已经转换了主角。立冬是漫长的冬季拉开帷幕的仪式,宣告着冬天真

十年前,为了诗和梦想,我独自一人背上行囊,走向远方。在北京首都机场,当我步入机场大厅,母亲的眼里含着泪花,目送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我知道母亲对我充满了牵挂。 让我想起了台湾作家龙应台的散文《目送》中的一段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看惯分分合合,听多好聚好散,无所谓喜不喜欢,滚滚红尘中清水出芙蓉的画面不再是箴言,幽幽碎碎念轻轻耳边语,才是繁华落尽后的清欢。 今晚的夜色早已披上诱惑的素装,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为每一个孤独的灵魂制造着暧昧的机会,昏暗的路灯,牵手的画面一再浪漫重演忽然发现,原来安稳的日子也是这么难。曾经满怀激情的奔向这个花花世界,却甚料世事弄人,许多的事情并非如同表面般的简单。许多美好的想象,现在都逐渐的击毁。 我希望我能如同梦想那般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着,但是真的会如此吗?我不知道,或许现在不是我说累的时候,苏黎世的猫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