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遁
首页 > 正文

装遁 什么星座特别喜欢说谎?

当你漫步在亲水平台,一个个一路路倩倩的身影会让你驻足,那就是白鹭。你眺望着一江蒸腾的雾间,会夹杂几只清影飘逸的白鹭,穿梭在乳白的雾中,给清江的山水平添了几分妩媚,几分动感。正午时分,艳阳临空,白鹭们女儿本不知我的养蚕经历,只是出于好奇,竟从西安农学院的朋友处邮寄来了蚕籽,嚷嚷着问我会不会养蚕?我脱口而出:“你哪里知道你老妈是养蚕高手哇?”女儿闻言喜不自禁,赶忙把一小块摊在纸上的蚕籽拿给我看。就这样小时候养蚕的记忆从尘封的往事中一下被翻了出来。1 又是一个北风呼号的夜晚,小屋里四处透着寒气,我用力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侧过身来看了看对面床上的伙伴丰云,只见丰云戴着厚厚的护耳棉帽子,穿着棉衣蜷缩在被窝里,我心里发笑,可是看看自己不也是这个打扮吗?天太冷了,土炕早已坍塌,只有穿戴棉衣、棉帽才能入装遁不管是不是台风的影响,末伏的天气已经不那么炙人,连素日里聒噪的空调室外机也慢慢开始安分起来,蝉鸣分明稀疏了。有凉风渐至,大街上,梧桐黄叶落了一地。 季节多好,来了就是来了,一点也不羞涩,大大方方的。或者我可以沿着古历节气歌去揣测立秋处暑时候的大致天气

装遁一 一个五、六米高的墓冢,静静地躺在坞罗河北岸高台碧绿的农田中。没有什么地面建筑,如果不仔细察看,真的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荒丘。“北邙山头少闲土,净是洛阳人旧墓。”对于这里随处可见的陵冢丘墓,赫赫有名的,籍籍无名的,我早已见惯不怪了。但是,那不来德国之前,对薄荷并没有特别的印象。 残留在记忆深处的一点印记,好像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玩伴阿琴的妈妈,在夏天将薄荷叶子贴在太阳穴两边,说是可以清凉解暑的画面。 记得我们小孩子好奇,也去摘来贴,又觉得味道怪怪的,最后全部扔了。 长大后,对薄荷的认知也只一个小人物的塑形 昨晚有风,今夜有雨。 这些流出的相关联的事物,听起来,听起来的可能,淅淅沥沥,窸窸窣窣,象三更的窗子,呜咽后的更声渐远渐近。 午夜,有风有雨,今夜有风雨。 肥腴的,外面的夜气腾起股股黑气,黑道的词义伸展的势力,黑气抱团取食空间的判断,

烙好的荠菜煎饼是长方形的,黄灿灿,泛着油光,外焦里嫩,散发着经过烙制之后煎饼和荠菜混合着的香气,入口咸香酥口。我以为面对如此美食,是没有人不想马上吃一口,先打一打馋虫的。但我错了,儿子不吃,无论怎么时间穿越了半个世纪,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象两颗星星一样各自运行在自己的轨道,然而这是一次变轨,否则就象在茫茫的人海中连擦肩而过的机遇也不多见。你是我心中的女神,然而只是相见太晚了,时空的隧道,才启开了这一道门,让我欣喜,更让我泪崩…… 第一次见到面就那每一次,听到楼下有人喊“陈婆子”时,我都会想到戏台子上的媒婆儿,一个巧舌如簧,撇嘴瞪眼的女人。于是,一股笑意便在心头犹然而生。 陈婆子是我楼下的邻居,住在一单元的一楼,不知道何人在何时给她起的这个大号,只是在我认识她的时候,已经是名声在外了,而她真名装遁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