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星期一
首页 > 正文

血色星期一 热刺追“四”仍有希望 布莱顿战热刺有绝招

金秋时节,天高气爽。我们乘京沪线高速列车在枣庄站下车,再乘薛城至韩庄的汽车到里张阿汽车站,下车后搭乘三轮摩托约一公里便到了码头,再乘轮渡就到了微山岛。 当我们第一步登上微山岛时,向往已久的微山湖现代革命斗争纪念地远远地吸引住我们的眼球。在抗日战争时期假期已经结束了,这个假期很愉快,每天在家里做饭,上网,偶尔与朋友去茶楼打打牌,倒也不亦乐乎。碰巧有个全国医药和生物量化处理研究与教学研讨大会在我们学院举行,这使我的假期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会议的后两天,我和同事带着这些教授、学者以及参加会议的老师们游一直以来,我其实有点分不清楚洋槐花和麻柳花,因为它们的叶子看起来很像,而同样都开成串的花,并且花期也都差不多。不过,洋槐花更白一些,而麻柳花则偏绿色。 小时候,小镇的长江边上有成片的麻柳树,据说那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种下的长江防护林。经过几十年的生长,血色星期一深秋万物归仓以后,天气骤然变得雨冷秋凉,大地已被盖上了半黄半绿土金颜色的草木,随着呼啸的北风摇曳,抖落掉了披身涂抹的雨露,拽落到了地上,不经意之间就改变了形态,变成为薄薄的白霜。触景生情,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却更是别有另一番心情的寓意包含在里边。

血色星期一这几天天气遭透了天天下雨,正如老人们所说的“烂九黄”。昨日早上天空还是晴朗的,眼看太阳马上从马耳钻出來,一会却又变得阴沉沉的,很是压抑,乌云承受不住悲伤的重量,任凭悲伤的泪水顷刻间洒落人间。 本以为又是一个可以忙里偷闲的午后,我坐在窗前打开电脑品读我我离开故乡板桥铺村已经三十多年了,它在我灵魂深处的有许多记忆,尤其是那些美食,竟让人终生难忘。 我每年都要回家乡几次,品尝自己喜欢的食物,这种间断冲击着味觉,思念更加浓烈。 板桥铺的腊羊肉可以说是肉中的上品。最为常见的腊羊肉火锅,是无法拒绝的美味。每金庸大师的《雪山飞狐》写于1959年,距今已逾半个世纪。小说结尾的那一场大战,是金面佛苗大侠对号称“雪山飞狐”的胡斐。话说苗人凤把那帮设圈套谋害他的人或杀或逐,玉笔峰貌似又恢复了宁静。可是读者都知道,苗胡之间的这一场大战一触即发。苗大侠看到了胡斐和女儿

我第一次到花城广州时,是在国庆节前夕的深夜。一出门热浪扑面而来,很快汗水不知不觉爬上了面颊,空气沉闷湿热,街两边的商店有的已经打烊,也有灯火通明继续营业的。我们就近找了一家小吃店,要了云吞面,端上来一看原来就是经常吃的馄饨,只不过换了个名称而已。 前金秋时节,天高气爽。我们乘京沪线高速列车在枣庄站下车,再乘薛城至韩庄的汽车到里张阿汽车站,下车后搭乘三轮摩托约一公里便到了码头,再乘轮渡就到了微山岛。 当我们第一步登上微山岛时,向往已久的微山湖现代革命斗争纪念地远远地吸引住我们的眼球。在抗日战争时期如果以颜色给每个季节下一个定义,那春天是红色的;夏天是绿色的;冬天是白色的;而秋天?无疑是彩色的。 白色如天上的白云和农田朵朵的木棉;红色有枝头晶莹透亮的柿子,诱人的枣子和满山的红叶;黄色有地里的玉米和南坡的菊花;还有……毋庸置疑,我是喜欢秋天的,不血色星期一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