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棋涵博客
首页 > 正文

杨棋涵博客 适配龙芯后,统一操作系统UOS 适配 WPS Office 2019

那是南方广阔的平原地带,那里气候温润多变,那里有一座小村庄,在村庄的一个老旧的平房里,住着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爷爷奶奶,在小男孩的眼里,屋内是他的家,屋外是他的家乡。 这是一个平凡而朴实的村庄,两排平房东西走向,房屋前后种满了树,泥泞的道路在两排房屋之间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回到我的家乡去,那是在弟弟家,当时也只是我一个人,在中学工作的弟弟去上班了,弟媳一个人在本镇商业城开的门头房里卖烟酒糖茶之类的营生。因为我和弟媳的感情比较好,尽管家里有时也卖东西,但弟媳是充分相信我的,丝毫不怕我将她家里的钱偷偷给抬着头,望见了天边的晚霞;迎着面,吹来了湿润的微风;闭着眼,听到了夏虫的奏鸣。江畔的黄昏如诗般绚烂,可为什么我的眼中含着泪水? 夕阳将她如血的余晖洒向波折的江水,江水又如银色的丝带环绕着宜城。漫步在江畔的公园中,我感受着夕阳的余热,听见了风轻声的呢喃杨棋涵博客周六下午我照例提前半小时从首都国图行出来,偌大的图书管只开设一个出口,如果到闭馆时间17点正就要举步为艰地挤出来。问题尤其大的是人有三急,正点出来刚好遇着要上厕所确实是个大问题,僧多粥少。厕所门前人山人海,男女厕所的门口对得整整齐齐分毫不差,门口的上

杨棋涵博客从未想到会来青海湖,然而还是来了,带着一丝新奇,怀揣一点懵懂而来。 四月底的青海,到处是一片枯黄,只是从远处看微微泛起一丝绿意。土是灰褐色的,也许是久不下雨的缘故,表面上浮出一层盐白,象远山山顶上的雪。有沙尘,天阴蒙蒙的,却能看到青天白云。心情很空旷一帘幽梦伴墨依,轻音断念诗心题。飞絮游丝情深许,尺素鹅黄纸半壁。 ---------题记 花月不曾闲,水湄深处见远山。云烟小筑,清风稀释过往。格子窗灯火微微亮,眸中流泉一念烟凉。黎明,没有故事。屏蔽那些喧嚣纷扰,做回安静的自己,三千繁华于我何干?一滴墨里修魂,平静下来数数白云,不愿看见悲伤的散文,总是跳过敏感的题目,像是羊遇见狼,落荒远逃。喜欢个别的文字,标题不刻意,平淡的出奇,点开之后却有清绝的味道,甚至有些别致,也不另类,随笔写来。喜欢不刻意,就如此散淡,如一枝画笔白描梅花,精致恬雅,纵然有些潦草,

在异国他乡生活久了,自然有许多遐想,过往在自己心灵深处彷徨,时光漫步,岁月低徊,几十年的光阴匆匆而去,那一段段回忆,远了,近了;去了,来了,总会在自己的脑海里留下一些烙“冬雀”,提起它,就会让人自然而然想到一种名叫“冬雀”的小鸟。而我这里说的“冬雀”是一种高品质的茗茶一种,也是我的饮茶经验和茗茶研究的心得。 何谓“冬雀”?提起“冬雀”,先说一说“何为雀舌?”、“何为春雀?”……宋·沈括《梦溪笔谈·杂志一》:“茶芽,从岭南来到成都,感觉西南的世界不一样。走在人声鼎沸的美食街上,到处弥漫着经久不散的麻辣味。 自从踏上这方热土后,就略知成都的古镇特别多,座落成都附近的古镇可谓星罗棋布,数不胜数:宽在巷子(由三条巷子组成: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洛带古镇、平乐古镇、杨棋涵博客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