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首页 > 正文

2008 行走的“一个亿小目标”:搭载8.0T W16缸四涡轮发动机的小目标

来德国不知不觉三年多了,熬过了最初的思念和茫然,走过了最初的惶恐和不安,终于明白:却原来,一个人,也可以活成千军万马。?? 记得来德国的时候正是秋末初冬,给我的感觉就是德国的雨真多!从来没有真正的晴过一个礼拜,好像天天都在下雨。 时间久了,和来德国长住近日,美国总统访华。国宴上的一道菜肴,宫保鸡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自古以来,人们对山总是情有独钟。 陶渊明“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悠闲;陆游“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李煜“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的寄情于山;杜牧“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的希望寄予2008蒙古国高原冬天的夜,黑的深沉,宁的静寂。仿佛陈铺了满地的忧伤。仿佛孕育这一种无法摧毁的力量,席卷了天底下最温柔的风,把白天降临的“沙尘暴”天气,追赶着无影无踪。在这样没有一丝快乐,可以让自己依靠和偎依的异国他乡冬天的夜晚,我的心渐渐地沉淀,一种撕心

2008昨夜的雨,一直没有停下。由小及大至滂沱。又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真仿佛某个人的心路历程。起起伏伏,波波折折…… 此间,我倾听、我回味、我反思…… 至于雨和雨夜的期盼与惶恐。 小时候,下雨多好啊,可以躲在那些大叶子下面,尽情的嬉耍,雨后捉只窝牛放在手心里一 五一小长假,难得这么放松,吃过晚饭,带着一身的酒气,乘着他乡霓虹闪烁的夜色,一个人走走停停。夜幕下的人群熙熙攘攘,仿佛找不到回家的方向,盲目地南来北往。 那些坐在车上,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外面的归乡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透过车窗,一遍遍把故乡遥望。父近日,拜读了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的《葡萄月令》,深感遗憾,汪先生已先于出自林果之乡的我写出了《葡萄月令》,并写得相当精彩。遗憾之余有收获,何不在大师的引领之下写一篇《苹果月令》,紧跟大师的脚步,徒借“点化”之光,学写一篇小文,填补一处空白。 一月,天寒

岁月只会留下美好的东西,若回忆是温存的,我愿意回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好感,真的就是建立在某一个极细致的点上,惊触到了你的最爱,便想亲近。 就如同我的一位邻居,她是我见过的最有个性的女子;同年同月、她只比我早生一天;她一米六的身高,长得颇像明星许晴约是一年前的现在,群主领队翻越苍龙山,一路的景色和感受像电影胶片一样已存在记忆里。蒙尘的记忆被这次出行彻底刷新,唤回了《跃上青山拜苍龙,潜入深潭会蛟龙》的豪迈情怀。重游故地响水洞 龙海孤魂 三十七年了,朋友告诉我,想要旧地重游响水洞就快去,如果去晚了,等引水工程开工建设,就会面目全非,再也见不到了。我们一行人开车到了虾子沟村后,大家下车走在通往响水箐的山路中,早晨的阳光隔了树缝洒下来,唤醒沉睡的大地,点燃了草地2008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